> 理财 > 消费 > 正文

一元村医 一元看病三十六年从来没有涨价

其实大家都知道,现在去医院看病少则几十块钱,多则上百上万元不等,所以我们最讨厌的就是生病了,但是我们不能控制。不过,现在消息报道称有一个一元村医引发关注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村医采药险些没命
村医采药险些没命

一元村医?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据报道称,这个村医在村里面服务医疗已经长达36年了,但是每次看病都是收费一元钱,不会涨价,也从来没有涨过价,在村里面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神医”,据村医称,全村人的病历都在他心中留下了记录!

村医收费便宜
村医收费便宜

绿漆白墙瓦片顶,还有几棵高大笔直的水杉树,梅塘村卫生室坐落在村口的半山坡上。冬日清晨六点,天刚蒙蒙亮,卫生室里已经亮着灯,吴光潮做着准备工作等候村民来看病,“村里面现在基本上是老年人,患者常常六七点就到卫生室了,夏天五点冬天六点我也就开始工作了。”

这样的工作时间从1966年吴光潮在半农半医学习班完成学习、在卫生室服务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有时村民有突发情况,无论几点打电话给他,他随叫随到。早上给诊室里几位慢性病患者量血压、听心肺,再给输液室里的患者挂上点滴,接着去药房拿药嘱咐病人用药方法……村卫生室只有他一位医生,除了医生的工作,护士、针灸师、清洁工、采购等岗位也都是吴光潮一人。

“不管看什么病,这里都只要一元钱。”梅塘村老书记吴光营说,为村民服务是吴光潮坚持这么多年最朴素的愿望。吴光潮有一个铁盒子,里面全是村民看病后付给他的一元诊疗费。为什么只收一元钱?吴光潮告诉记者,这个老规矩从1983年一直坚持到现在,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看病是收五分钱、一毛钱,“卫生室费用有政府的补助,即使不够的话村集体也会支持,我有退休工资,为村里服务,是尽自己的一点力量。”

实际上,乾潭镇卫生院给梅塘村卫生室做过统计,近三年每年这里的就诊人次都突破四千,除了政府补助,吴光潮每年还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几千元补贴卫生室。建德市纪委纪检员阎洪伟说,清廉的医德医风,为村民健康尽心尽职,虽然只是最基层的乡村医生,但他的坚持值得敬佩。

“希望能有扎得住根的接班人”

虽然诊疗费廉价,但是吴光潮对待病人的态度却不打折。多年来,他治愈的疑难杂症患者达上万人次,基本实现了小伤小病不出村,利用中草药、拔火罐、电针疗法等为村民解决农村常见病、多发病,他也先后获得“全国优秀乡村医生”“建德市道德模范”等荣誉。

在吴光潮心里,再多的荣誉都不如村民的信任。三十多年前,他曾救活一位意外落入水塘奄奄一息的小姑娘,当年的小姑娘如今也当妈妈了,她把吴光潮当作父亲一样看待,逢年过节都会来跟他说说家常话,就像一家人一样。

由于经常要在村里走访看病送药,吴光潮有一次冒雨撑伞骑自行车摔倒在路边,被诊断为脑震荡,在乡镇卫生院住了二十多天,先后有一百多位梅塘村村民自发走五六公里路去看望他,连卫生院的护士都禁不住夸赞,“您这个医生当得真是值得,老百姓都这么敬重您!”

“能够被乡亲们尊重信任,这是我最看重的事情。”吴光潮的言传身教也影响着他的子女,儿子吴国祥也走上了从医道路,现在是乾潭镇中心卫生院的牙科医生,早在几年前就有调出乡镇的机会,县城医院和私人诊所想“挖”他,都被他拒绝。

“父亲跟我讲,医生的职责是治病救人,现在基层缺少医生,卫生院的领导器重你,多次送你出去进修培训,你要留下来更好地为基层的老百姓服务。”今年50岁的吴国祥也已经在乡镇卫生院服务了二十八年。

上山采药、下村走访、随叫随到,精神矍铄的吴光潮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干劲儿,“只要村民需要我,我想一直在卫生室干下去,直到干不动为止。”当谈起接班人的事,他有些凝重。“希望能有愿意在农村扎得住根的年轻人、大学生,继续在这里为老百姓服务。”吴光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