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财 > 消费 > 正文

医院雇病人虚假住院 医院骗保链条细节曝光

不得不说,现在医院猫腻存在着极大的乱象,近期消息全部都是医院的。你看,现在医院骗保事件引发社会关注,很多人都在指责着医院。据悉,医院雇病人虚假住院,实则就是为了骗取医保钱财。

医院骗保消息
医院骗保消息

医院免费接送、免费检查、免费吃饭而且有钱收,这是怎么回事呢?其实这是医院最新猫腻,专门骗哄一些老人入住医院,为的就是背后的医保。目前医院雇病人虚假住院已被查处了,我们来看看细节曝光。

骗保犯法吗
骗保犯法吗

沈阳于洪区济华医院于2017年1月开通医保后,院长叶明找到中间人方某,让对方为其介绍“病人”。双方约定,根据介绍“病人”的数量,按比例给予提成。自2017年3月开始,中间人方某拉拢持有医保卡的“病人”到济华医院进行“住院治疗”,医院给这些“病人”伪造病历,开具用药处方,但实际并未给“病人”用药,只做简单的理疗或不予治疗。“病人”住院周期一般为4天,事后每人均能得到300元的现金提成,部分人在出院后还可以领取到米、面、油等物品。

沈阳友好肾病中医院于2017年4月开始,在院长孙某的授意安排下,通过该院信息科科长刘某及下属在外招募假病人,进行虚假治疗。其间,“病人”的一日三餐免费提供,住院满5至7日后办理出院手续,招募的假病人人均能得到300元的现金提成。

在这个骗保的链条里,医院、中间人和医保中心的“内鬼”结成了隐秘的利益同盟,共同瓜分骗取而来的国家医保资金。骗保事件曝光后,于洪区济华医院院长叶明等5人、沈阳友好肾病中医院法人代表高书勤等8人被捕。沈阳警方封存了两家医院的财务、电脑资料等证据,目前正在对涉嫌骗保的犯罪行为展开调查。

“住院能挣钱”已是公开的秘密

此次被曝光的沈阳医院骗保事件并非孤案,此类骗保操作也不高明,行事并不隐秘,“住院能挣钱”,已然是公开的秘密。住院病历造假主要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挂床”,即通过参保人员信息,虚造住院手续,虚报住院医疗费用;第二,延长患者住院时间,或虚开药品、虚造检查类别,增加住院费用;第三,演员“患者”接受住院治疗,或者拿药,然后虚造住院手续,虚报费用。

2009年至2012年,海南省安宁医院“挂床住院”进入了失控状态。海南省相关部门审计发现,该院在短短3年时间内,共虚列住院病人2962人次,套取医保资金2414万余元。随着“挂床病人”越来越多,其漏洞也越来越大,一些伪造的病历材料,不仅出现多个雷同病历,甚至不同患者的化验单数据竟完全相同。

据媒体披露,安宁医院实行的是医护人员奖金与科室收入挂钩的分配模式。“挂床住院”现象最为严重的3年,正是这家医院发展最快的3年。医院用这些骗来的医保金,装修办公楼,建综合病房,购买医疗器械,发放员工工资奖金。该院院长符永健对此种行为大为赞赏,表示如果全院都这么富有“开拓精神”,“何愁医院不发展,何愁医护人员待遇提不高!”

在辽宁省鞍山市的一家医院里,院长以为医院创收的名义,号召全体职工造假,套取医保费用,并指使职工向多名相关机构官员行贿。“挂床”名单涉及17389人次,医院虚报了6407多万元的医保款。2018年1月19日,新华社发长文配视频,揭开了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医护人员与检查科之间相互协作,长期骗取国家医保基金的黑幕。

骗保事件已发生多次

近年来,无论公立、民营,医院骗取医保基金的情况时有发生,屡禁不止。今年1月,新华社就曾报道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通过违规代刷社保卡、虚增门诊人数、挂床住院、特殊病造假等违法违规行为,套现医保资金的问题。2016年12月,媒体披露北京大型三甲医院门口,“黄牛”公开叫卖新农合虚假就医票据,协助骗取医保基金,引发一场全国范围内打击骗保套保的执法运动。

再往前看,早在2012年2月12日,央视的《焦点访谈》也曾报道过哈尔滨一家医院通过伪造病人入院的方法,进行骗保的事件。对于骗保屡禁不止的原因,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认为,一方面是监督手段有限,地方医院有利可图、有空可钻;另一方面是经济惩处力度不够,威慑不强。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医疗机构骗保几乎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以管理还算严格的澳大利亚为例,其2011年医疗从业人员骗取的医保的数额达到了2800万澳币,约合1亿4千万人民币,作为一个人口仅仅几千万人的国家,这个数字显然是令人惊愕的。

免费体检骗保行为的幌子

免费体检就是锡和医院骗保行为的幌子。根据法院查证,医保科科长段晓丹负责联系社区居民,以免费体检为由吸引大家到医院,在门诊办理虚假的住院手续,留下参保信息,当然也会提供体检服务。

随后,几位医生再制作虚假病例,以此向珲春市社保局申报结算,获取资金。在2015年12月—2016年8月期间,“团队合作”完成了269人的虚假病例,向社保局申报了75.8万元的医保基金。截至案发,实际领取到3.3万元。今年8月17日,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认定,珲春市锡和医院院长雷声等人因骗取医保基金认定诈骗罪。

非一线城市的中小医院骗保相对多

在收集的400份医疗腐败案卷中,笔者发现,大医院集中分布的北京、上海,宣判的医疗腐败案件数量极少;中西部安徽、贵州、云南、湖南、四川等地多发此类违法行为,且以乡镇卫生院和县级医院为主,涉及乡镇卫生院的案卷就已超过170件。

近年来,三甲医院的虹吸效应、农村人口外迁等因素在加剧基层医疗机构的窘境。体验媒体工作人员在走访黑龙江、山西、江苏等地的县、乡医院时,均注意到部分医院床位大量空置的现象。

一些基层医院管理者看中“农合医疗保险造假的病历照样能报销,存在漏洞”,起了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高医院的效益的想法。湖南湘潭县中医院白石分院的承包者可谓典型,从2010年到2014年案发,这家医院通过伪造病历,从294位参保人身上套取近80万元新农合基金和医疗救助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