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财 > 消费 > 正文

金嗓子拖欠广告费 拖欠广告费总共5167万元

“金嗓子”这个品牌大家都不陌生,大家觉得喉咙不舒服就会吃金嗓子喉片。另外,现在金嗓子头像换人了,包装印上了创始人“江佩珍”。据了解,由于金嗓子拖欠广告费,现在创始人被“限制消费”了,同时,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

金嗓子女老板变老赖
金嗓子女老板变老赖

原本“金嗓子”产品的包装是一位老先生,现在已经改为“金嗓子”集团创始人江佩珍了。根据金嗓子集团现状,现在金嗓子拖欠广告费五千万余元,成了“老赖”。据悉,拖欠广告费总共是5167万元,而掌门人也成为了限制消费人员。

因未履行法院已生效判决,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嗓子食品”)的实控人江佩珍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和“限制消费人员”。

按照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2019年9月1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金嗓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嗓子”,06896.HK)的子公司——金嗓子食品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事情缘起于金嗓子食品和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简称“星空华文”)的广告纠纷。因不认可《蒙面唱将猜猜猜》和《盖世音雄》的收视率,金嗓子食品拒绝支付广告代理方星空华文剩余广告费,后遭星空华文起诉

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找相关判决资料发现,当初(2016年),广西金嗓子与星空传媒、北京万象传媒广告有限公司(简称“万象公司”)签订了广告代理合同,合同总价8000万元,约定在《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猜猜猜》投放草本植物饮料品牌广告,并约定了相关收视率。

但是在星空传媒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的前提下,广西金嗓子仅支付了1300万元广告款,星空传媒就此进行起诉。

据《华夏时报》报道,星空华文事后盘点,《蒙面唱将猜猜猜》收视率超出预期,广西金嗓子要实付4000万元广告费,《盖世音雄》收视保点1.80,实际收视1.07,按照折算再减去金嗓子食品前期已经支付的1300万元,还要实付1076万元。

2017年4月1日,星空华文向广西金嗓子发送催告函,要求10日内支付全部欠款5076万元。之后又发送律师函,要求广西金嗓子支付欠款和违约金。再之后,追讨不得的星空华文起诉到法院

广西金嗓子认为,首先对合同本身是否生效保持异议,因为当时广西金嗓子并未直接与星空传媒签订合同,合同上没有广西金嗓子的签字盖章。同时金嗓子质疑万象公司出具的收视率统计,认为广告代理商万象公司提供的数据是虚假的,并称万象公司不是独立的第三方,而是与星空传媒有经济利益关系。同时广西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广西金嗓子母公司)认为不应对上述纠纷有连带担保责任。

而星空传媒则在二审期间向法院提交证据指出,对方一开始就有逃避债务的打算,称原广西金嗓子与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江佩珍,但是2017年初广西金嗓子察觉到会有诉讼就将原董事黄建平变更为法定代表人。

金嗓子在上述中报中表示,2019年上半年增加的500万人民币其他开支是用于相关诉讼支出,但是在财报的“或然负债”一栏中,它这样表示,“或然负债已不包含与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的诉讼。”

历经法院一审、二审后,今年6月14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金嗓子食品需支付星空华文剩余共计5167万元广告费。但截至被执行信息发布日,金嗓子食品未履行上述义务。

江佩珍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律师武坚对界面新闻表示,如果有能力履行判决而不履行,公司可能会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一旦被列为失信公司,公司日常的经营(包括在贷款、投标等)会受到影响。失信人的出行等方面也都会受影响。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江佩珍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将被限制乘坐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也被限制在星级以上宾馆、高尔夫球场等场所高消费;同时,不能购买不动产或新建、扩建以及高档装修房屋等。

界面新闻多次尝试联系金嗓子食品方面,但其电话均无人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