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财 > 消费 > 正文

抗癌药实为土豆汁 老太被骗花20多万买保健品

老人防骗意识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高,要知道现在的老人很少会看电视,也很少去了解防骗知识,所以不法分子就会对老人下毒手。你看,现在有一个八旬老人被骗了20多万,买抗癌药实为土豆汁。

老人被骗买药
老人被骗买药

所有的朋友都需要注意啦,最好叫自己家中的老人不要去参加什么抗癌等等的讲座,要知道这些大多数都是骗人的。如今有一个老太就被骗了,最后被检出有癌细胞的存在,其实这是假的,只是骗取老太钱财才这样做的。老太购买的抗癌药实为土豆汁,令人震惊!

售假抗癌药欺骗老人
售假抗癌药欺骗老人

一个月前,张泽英在成都青龙街的铂金城写字楼参加了一场防癌讲座,随后被工作人员带到位于新都的一家医院抽血查癌,再之后花5600元购买了一盒“抗癌药”——30支装的马铃薯汁。

“上次的眼药人家都上了报纸的,这个产品连个依据都没有!”张泽英边说边拿着一张刊登着“39名宇航员患眼部怪病之谜”报道的“报纸”给记者看。有着丰富“保健品经验”的她,这些年来在家人反对声中为各类保健品花去了二三十万,至今还保持着每天“十几种”的服用量。

家中产品从外用到口服,从国内到国外,甚至远及“太空”,堆了一屋,有些还未开封。而经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当初的抽血查癌实际只是一次普通血常规检查,“抗癌药”也不过是既无药品批号也无保健品批文的饮料食品。

“抗癌药”

一个月前,84岁的张泽英又一次来到了位于位于青龙街的铂金城写字楼的这家名为“成都聚福寿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听一场专家讲课。这次的主题紧围“癌症预防”。大约半年前,这家“关爱千万老年人构建和谐社会”的养老服务中心在一次“定期为国民发放福利物资”的活动中吸引了张泽英。按照宣传单上所述,老人们可免费领取“电子血压计”和“负离子纳米自动聚焦眼镜”。接着,在一场眼科疾病讲座后,张泽英花费九千余元购买了一套外贴内服的白内障治疗药物。

“宇航员都吃这个药!”张泽英拿着一袋3克装,印有“缓解眼疲劳颗粒”小字的冲剂说道。又转身从一个文件袋中抽出了一张刊登着“39名宇航员患眼部怪病之谜”“眼病预防新突破”头条报道的“报纸”作为印证,“人家是有依据的”。这张既无刊号也无出版单位和报道作者的“报纸”下方刊登着她所购“眼药”的广告。

八旬太婆查出浑身“癌细胞”

正是有了这次听课购“药”的亲身感受。张泽英接到服务中心的“福利电话”后,于10月29日上午赶到了铂金城2号写字楼1007房间,与另外几十名老年人一起听一位专家的防癌授课。听完课程后,当日下午,张泽英又坐上了服务中心找来的一辆旅游大巴来到了位于新都区的“老干部疗养中心”(即:成都第八人民医院所在地)抽血“查癌”。

次日上午,检查结果出来了。按照张泽英的说法,当时工作人员称经过查验,仅有3人指标没有问题,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有癌细胞,之后,现场老人又被一一单独叫进一间办公室说话。“给我说的是我的胃肠、淋巴里有很多癌细胞。”张泽英说,但却并没有给出检查报告。

购“药”抗癌

张泽英对自己的身体其实不无信心,她问工作人员:“我每天早上都要上厕所,肠胃通畅,在华西医院检查也没得啥问题,大家看我都不像八十几岁的人,咋有癌细胞呢。”工作人员解释,癌细胞人人都有,只是多少问题。“我又问,淋巴在哪里呢?他说全身都有。”张泽英的信心有些动摇了。

工作人员为张泽英介绍起了一款“抗癌药”——蒙健力源马铃薯汁。“说药很好,吃了有效,但三个月要一万五千六。”张泽英说:“我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就让我有多少先交多少,他们一个工作人员还陪我一起去银行取钱,最后交了5600元,拿了一小盒水状的药,说只能吃15天。”

11月25日,在张泽英家,红星新闻记者见到了这款“抗癌药”。蓝色铁皮包装盒,内装30支小瓶口服液。一张手写“服用方法”写着“每天早晚各1支,2支/天,餐前10-15分钟服用,少吃腌制食品”。包装盒正面字样写到该产品“以马铃薯为原料,经一系列物理过程获得具有生物活性的氨基酸营养液,富含人体所需的……十七种氨基酸以及十六种有益于人体健康的微量元素和多种维生素等营养物质”。

张泽英连着服用了3天。11月2日,成都商报关于《三部门突袭保健品会销帮180余老人保住76万元》的报道为张泽英提了醒。当天的报纸上,她用圆珠笔在报道文内密密麻麻地做着勾画备注。“土豆汁就能治疗癌症?还是物理反应过程!上次的眼药人家都上了报纸的,这个产品连个依据都没有!”张泽英说着,又拿起了那张“报纸”。

产品堆满屋

张泽英曾多次下定决心“不买了!骗子太多。”但屋内的保健品数量和种类却一再上升,甚至到了“必须要清理清理”的阶段。说着,还准备将万余元的两款能量仪送给记者,两张置于门后黑色包装的板子。“还可以遥控”,她补充道。

84岁的张泽英曾在一家政府单位工作,退休后渐渐关注到了保健品。这些年来,她往返于各个保健课堂,在家人反对声中为各类保健品花去了二三十万,至今还保持着每天“十几种”的服用量。进门的茶几上、客厅的餐桌上,摆满了贴着服用方法的瓶瓶罐罐,墙角也堆满了各类保健品空瓶和纸盒。还不算完。她带着记者来到她的卧室,“柜子里面、顶上,床下都堆满了,全是。”

“这是洋奶粉,这是澳大利亚的,这是意大利的,这个是宇航员带到太空又拿回来的,比如南瓜籽,到一次太空就可以长很大,这个是蜂胶、胶王,这个是按摩脚的,可以遥控……”张泽英家中产品从外用到口服,从国内到国外,甚至远及“太空”,堆了一屋,有些还未开封。

对保健品,她“经验”丰富。“有的好有的就不行。”她说起了之前在环球中心的一次听课购卖经历,“通肠胃去火的药,2万多,吃了几天嘴巴都烂了,这咋去火?”最后,一番举报才退回了一万五。

“一开始就是给你发传单,给你送东西,天天给你打电话,还说你咋好久没来了,去了就听课买药,骗你钱,下次绝对不买了!”张泽英总结道。但,她说,“其实就是怕生病”,买了一次又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