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财 > 消费 > 正文

吃蛋白肽身亡 办金卡银卡买上万元蛋白肽产品终殒命

疯狂痴迷这样一种状态到底好还是不好?今年52岁的邓女士由于疯狂痴迷一种胶原蛋白肽,却不料,办金卡银卡买上万元蛋白肽产品终殒命,女子因吃蛋白肽身亡丧命,目前质监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此事件,来看看邓女士是如何迷恋上这种产品的?

52岁大妈迷上“胶原蛋白肽”

邻居李女士在得知邓女士死讯后非常悲痛,她们曾一起买菜、接送孩子,还一起去过一家名为“红瑞和”的店,就在菜市场内。李女士想起当时进店后被安排到一个小房间内,还播放着视频,并有店员为她们讲解,都提到了“那个肽产品可以治病,偏瘫、癌症都能治好”,当时李女士本想买来试试,但由于家人反对就没有买成。

女子疯狂迷恋蛋白肽
女子疯狂迷恋蛋白肽

谁知邓女士就此迷恋上了这种蛋白肽,李女士说,“她买过3回,总共买了16盒。”这种蛋白肽价格每盒要670元左右,16盒价格高达上万元。邓女士的丈夫记得她是从去年开始就在吃蛋白肽,最开始用自己的钱买,后来还找丈夫拿钱买了3回。儿子谢清松也知道母亲在吃,她甚至还给孙子吃,说是能提高记忆力,但谢清松当时就对母亲说不要吃了,当时还同意了。

办上万元金卡银卡狂购蛋白肽

谢清松在整理母亲遗物的时候,从口袋中找到了一张银卡和一张金卡,还有一本“试用本”,试用本上写着“重庆红瑞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后来邻居李女士和孙女士告诉记者,“买够5000元才有银卡,买够10000元才能拿金卡。”邓女士丈夫还记着今年七月初,妻子身体出现浮肿,还听她说过去医院开过5毛钱的药消水肿。

买上万元蛋白肽吃身亡
买上万元蛋白肽吃身亡

直到7月21日晚上8点过,邓女士去世前,谢先生回家看到妻子难受的状态,当时邓女士还说已经吃了蛋白肽,在此之前,还曾看到妻子在用“藏红花”掺热水泡脚并揉脚,说是店长告诉她这么做的,藏红花也是店长给的。李女士回忆道,在邓女士身体出现水肿时,去过卫生院检查,记者发现,检查结果多项指标呈现异常,比参考值有偏高或者偏低。

店长表示浮肿乃正常反应

李女士说,后来有陪邓女士去找那位店长,“听到店长让她继续吃,是正常反应,但要减点量。”记者前往该店找到店长龚女士,对方表示,不是在店里买的,而是帮忙带的。而所谓的“继续服用”和“藏红花”的建议,是在网上查到的。店长还表示,蛋白肽产品的公司领导并不是医生,但却否认道,“我和店里其他工作人员都没有说过可以治疗癌症之类的,视频也没放过。”

记者了解到,郫都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综合执法大队也多次前往龚女士的门店进行检查。至于为什么龚女士坚称自己是带货而不是卖,执法人员表示,这是因为该店并无食品经营许可证,不能销售食品,目前该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