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财 > 消费 > 正文

医生发科普文却被抓 鸿茅药酒是否含毒?

因在网上发表文章称“鸿茅药酒是毒药”,广州医生谭秦东被“跨省抓捕”。谭秦东医生于今年1月10日被内蒙古警方带走,现在他已被关押近3个月。谭秦东所涉嫌罪名为‘损害商品声誉罪’,公开资料显示,鸿茅药酒认为多家公众号对‘鸿茅药酒’恶意抹黑,恶毒攻击,甚至宣称鸿茅药酒是‘毒药’,大肆散播不实言论,传播虚假信息,误导广大读者和患者。很显然,问题的焦点是鸿茅药酒方认为谭医生是通过‘诽谤’并对其经济利益造成了严重损害。

鸿茅药酒是否含毒
鸿茅药酒是否含毒

那么,鸿茅药酒是否含毒?谭医生有没有乱说?鸿茅药酒,是否含‘毒’?上图是鸿茅药酒在广告材料里公开的成分表,而红框标明的几种成分,对于其‘是否有毒’权威机构早有解读和定论。

何首乌:明确肝毒性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早已提出过警示:不论何种类型的何首乌,对肝脏的毒性是确切的,并为此多次下调、规范保健食品和药品中的何首乌用量。2014年7月16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明确提示口服何首乌及其成方制剂可能有引起肝损伤的风险。

槟榔和酒精:1类致癌物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公布的致癌物清单中,证据最确切的1类致癌物清单中,槟榔多次出现,而酒精及其相关产物也赫然在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2017年10月翻译了这份致癌物清单,并将4类致癌物清单以表格的形式公布在官方网站上。

对于证据等级比较确切的1类致癌物,国际权威机构的态度一直都非常明确:必须避免。因为只要是明确或可能的人类致癌物,并不存在安全剂量。至于上述成分为何出现在一款号称‘保健’的药酒里,原因我们不得而知。药酒长达十年违法在前,是否‘恶人先告状’?

是药还是酒?大量医生在质疑

在各大电视台、广播电台里,鸿茅药酒是耳熟能详的广告大户。从过去的代言人演绎到如今的‘每天两口,把病喝走’等简单的广告词,打造出了一个‘多喝就能保健康’的日常食品形象。但实际上鸿茅药酒到底是药还是酒?同在广州的欧茜医生就非常好奇,在更早的2017年末她就发表文章《莎普爱思之后,普通老百姓能做些什么?》探讨这个问题。

在了解到鸿茅药酒是OTC药物而非保健食品后,欧茜医生做了进一步查询,她产生了更大的疑惑。我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临床试验数据核查专栏’上进行查询,出来的结果是0条。也就是说,作为一款药物,竟然没有进行过临床试验上市销售了?

实际上,对于鸿茅药酒成分及其安全性,有许多医生都在表示质疑和担忧。来自北京的于莺医生、文天林医生,来自重庆的陈奇权医生都已公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同为医学健康媒体的春雨医生,在前不久也曾公开发表过多篇关于鸿茅药酒的文章。

多位医生谈论鸿茅药酒
多位医生谈论鸿茅药酒

其中《公然用濒危野生动物入药,鸿茅药酒底气何在?》,矛头直指鸿茅药酒的合法性问题(因其成分表里明确提到豹骨):豹是国家一级濒危保护动物,数量已极其稀少,豹骨的使用已经受到了非常严格的管理。我们也很好奇,珍稀野生动物入药,是否合理?治疗什么疾病,必须残忍地使用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当然,关于鸿茅药酒其他质疑还有不少,无法一一列举。

发布违法广告销量反而变高

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的《健康时报》曾对鸿茅药酒进行过报道(2017年08月25日第03版),发表了名为《2630次广告违法不止,谁是鸿茅药酒的护身符?》的专题文章。而根据记者的调查,鸿茅药酒的违法记录非常多。

报道显示,在过去10年间,据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鸿茅药酒被处罚的记录,均可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及其他机构的网站上查询到。

至于具体的违法行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商局等机构的处罚公告说得很明确:鸿茅药酒等产品的宣传广告利用专家、患者为产品疗效作证明,擅自扩大药品功能主治和适应症范围,并含有不科学地表示药品功效的断言和保证行为,严重欺骗或误导消费者。可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一边是鸿茅药酒发布违法广告在各地被查处,另一边却是销量高歌猛进,发展丝毫不受影响。

2016年乌兰察布市凉城县(鸿茅药业所在地)政府工作报告显示,鸿茅药业五年上缴税收1.6亿多元,其中2015年销售额达12亿元。《2016年中国城市零售药店终端竞争格局》数据显示,鸿茅药酒2016年零售药店终端(包含实体药店和网上药店两大市场)销售额16.3亿元,同期增长近40%,在同类产品市场上位列全国第二。

一篇科普,跨省抓捕;十年违法,销量亚军。一切的一切,让我们不确定,到底有多少这样的产品在我们身边。也让我们不确定,未来会不会有无良商家学习类似方式‘发迹’。但唯一确定的是,不管遇到多少这类事件,我们都会像谭医生一样,发出自己微小的声音。现在,已经有不少医生在网上发出了声音。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结果,但我们愿意和其他医生一起,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