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财 > 消费 > 正文

暗访网红制造工厂 打赏4万块钱主播才能拿到6千元

当前,最吃香的行业无疑是直播,有不少人当起了网红,其中,有很多未毕业的大学生。然而,现在记者暗访网红制造工厂了,一些主播招聘信息显示每个月工资超万元,或许是假的。据了解,要有4万块钱的礼物流水,主播的工资才能达到6千元。

暗访网红制造工厂
暗访网红制造工厂

“网红”这个名词大家都不陌生,有很多年轻人通过了网络直播方式来赚钱。同时,也出现很多网红制造工厂、公司,现在有记者暗访网红制造工厂。许多人被洗脑,而且,反复说“想要红先整容”,工资方面更是像文字游戏。

山大南路东段,陈旧门头房、老旧的单位宿舍让街道显得有些灰暗。只有不时来往、打扮时髦的漂亮姑娘,为深秋的街道点缀了些许色彩。大唐天下文化传媒公司就隐身其中。“大唐天下”是一家网红经纪公司。作为网络主播与直播平台的中间机构,公司通过签约、包装、推广,从主播在直播平台获得的礼物中抽成,从而达到盈利目的。

就是在这样一排看似普通甚至简陋的房间里,众多女孩怀揣着“网红梦”一批批地进来,又一批批地梦碎离开。记者暗访了这家网红“制造工厂”,从完整的“洗脑套路”中,看这座流水线一般的经纪公司到底是如何批量“制造”网红,演出了一幅幅光怪陆离的现实版浮世绘。

“你要对钱有渴望”

记者以应聘者的身份自报家门后,工作人员拿了一张应聘申请表给记者填写。负责面试记者的是一位自称“王总”的人,和想象的不同,这位王总看上去非常年轻。

“王总”告诉记者,目前公司有90多名主播,绝大多数都是没毕业或者刚毕业的大学生。“她们很多都是学生,实习的话也就是一个月两三千块钱,这点钱在济南够干什么的,连自己买化妆品都不够。”说到这儿,“王总”话锋一转,向记者展示了主播的薪酬体系:“但是如果她们来这里当了主播,第一个月6000元—8000元没什么问题,往后粉丝多了,多的时候一个月四五万元都可以。”“王总”说,全职的主播一个月有4000元的保底加提成,兼职的主播是保底2500元加提成。

“如果直播了两三个月还是没有粉丝怎么办?底薪还会发么?”记者问。“第一个月你的粉丝可能会少一点,但是保底费用全部发。”谈到“底薪是否持续全发”这一问题,“王总”十分巧妙地转移了注意力,“再往后你的粉丝就多了,怎么可能不挣钱呢?有我们包装你,你的收入肯定不会低,就像我们现在这几个主播,她们也没干多久,但是有固定的大哥给她们打赏,一晚上就能三四万元。她们都不要底薪了,因为光靠提成能挣得更多。”

在这位“王总”的描述中,想要当主播,成网红,最重要的是对“钱”的渴望。

4000元底薪是骗人的

虽然名义上是“面试”,但这位“王总”的表述语气和手法更像是一位“知心大哥哥”,甚至对主播的未来有着堪称完美的规划。

“主播就是个青春饭,但是能挣钱,你说你干上几年,挣了钱,自己买个小车,或者是跟朋友一起开个店。这不比你去普通公司上班生气受累地挣几千块钱强吗?”“王总”话锋一转,“做主播就是为了挣钱,给你积累原始资金,让你获得人生的第一桶金。我们现在的几个小主播一晚上挣的就是很多人一年的收入,她们很多还都是学生,你说,她们为什么还要去毕业实习?”

仅仅做了一个月的“网红梦”就梦碎的李华告诉记者,对于主播来说,打赏的每一分钱其实都不容易。“很多人说话都特别的难听,上来就问‘多少钱’?还有些人上来就骂人,骂得特别难听。”李华形容自己那段时间的状态,是“不仅没挣到钱,还被骂得天天都在哭”。唯一的收获,就是公司报销了自己在淘宝上购买的两条50元左右的裙子。

“所谓的4000元底薪根本就是骗人的,这不是底薪,是保底,这就是文字游戏。”李华告诉记者,“按照他们的提成算法,如果想要拿到他们说的6000元以上的工资,就得有两万元的业绩,也就是4万元的礼物流水,一个月需要有人在平台上打赏4万块钱,主播才能拿到6000元,让人打钱哪有这么容易。”

想要红先整容

在记者面试的2个小时中,不断有年轻女孩拉着行李箱前来面试,大部分都是20岁左右的年纪。因为在面试的时候记者打断了“王总”为记者规划的美丽未来,“王总”表现出了明显的不高兴。

“想要做主播,就得听话,你不听话,我们就没办法给你规划。”“王总”用一连串的反问句来问记者:“你想红么?你想变漂亮么?想变得优雅么?想要有魅力,提高你的情商么?”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听话。而听话的第一步,就是“变漂亮”——整容。

在“王总”的描述中,“整容”只是微调,可以自由选择整或者不整,但是做得好的可以“挣大钱”的网红都整过,如果是“原生态”的脸,则很难“红”。

“你看这个主播,星儿,漂亮吧,大眼睛、高鼻梁,现在很火。”“王总”向记者展示了一位女主播的漂亮照片,“她刚来的时候是塌鼻子、小眼睛、又黑又矮。想不到吧?”看记者开始沿着自己的话术和套路走,“王总”表情和缓了一些,“就是经过了微调,做了鼻子、眼睛。当然啦,我们对主播的包装是全方位的,长相只是一小方面。”

漂亮女主播背后 大汉组成聊天高手

直播之后,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找大哥”。在直播行业中,“大哥”是个特定的词,特指能够在直播时一掷千金的男人。看直播的人很多,如何区分“普通人”和“大哥”是主播需要学会的第一节课。

李华说,“找到有钱大哥”主要是靠“运营”来辅助。所谓的“运营”,可以理解为主播的助手,如果主播收到了打赏,运营也可以拿到提成。看到有新游客进入直播间后,运营会先通过加微信的方式跟“大哥”套近乎、询问工作等,判断是否有钱,如果有钱,则暗示主播,让主播重点“关照”大哥。

在“运营”队伍里,确实有“聊天高手”存在。“王总”兴致勃勃地介绍称,他们会组建小群,群里的运营会给主播不断地提示和指导。虽然“大哥”以为是漂亮的女主播在跟自己聊天,实际上更有可能是几个大汉组成的小团队,一起跟“大哥”聊。

“他们就是想要上直播找一种感觉,你得不断地刺激他,关心他,他才能给你刷礼物。”“王总”给记者传授“秘诀”,“就是看你怎么样去撩,营造出一种暧昧的意境。”

根据“秘诀”,对于直播间里的“大哥”,要拿出十二分的热情,记住对方的关键信息,让对方觉得主播关注他;对于刷礼物少的“游客”,如果发现对方没有持续打赏的能力,则打个招呼即可;对于不刷礼物的普通游客,则不必理会,只有在空闲时可以稍微聊上几句,不至于冷场。

打赏才是真的

李华告诉记者,她们主播通常会通过两个主播“连麦PK”的方式来刺激大哥们打钱,即两个主播在规定时间内同时PK,获得礼物多的一方胜出,借此刺激大哥的好胜心。李华说,一般输了的一方就要接受惩罚,惩罚方式有抖胸、脱衣服等,“总之都挺变态的,不变态也没人给刷礼物。”

“收到礼物的反应也很重要。我们这好多主播都哭过。也不全是演的,也有真情流露。”“王总”说,曾经有“大哥”一晚上给主播刷了四五万元的礼物,主播直接就感动哭了。对于这种出手阔绰的“大哥”,每一名主播都会使出浑身解数来留住“大哥。”

在直播间里,眼泪、笑容、歌声、关心全是假的,唯一真的,就是“大哥”的真金白银。

“王总”带着记者参观了主播的宿舍兼直播间。只有几个平米的宿舍中,一张学生宿舍样式的铁架子双人床占据了大部分空间,简易的桌子上堆放着乱七八糟的化妆品和生活用品。墙上挂着粉色的劣质窗帘,上面缠绕着串灯。下午5点多,一名直播刚刚起床,正穿着紧身短裙化妆,显得十分疲惫。

“她现在一个月就能挣好几万。等你在这里挣到了钱,可以先给自己买个小车。”“王总”再次为记者勾画美好的未来,“你不仅有钱,还变漂亮了,那你整个人都会很有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