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财 > 消费 > 正文

在厕所配制抗癌新药 假冒抗癌药市价高达千元

药品的质量和安全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近年来,有不少人为了牟利,制售假冒药品。这不,有一名男子在厕所配制抗癌新药,然后,再拿到印度卖。据说,这些假冒抗癌药市价高达千元!假药作坊就运作起来了。

出售假冒抗癌药
出售假冒抗癌药

制售的行为是令人憎恨的行为,而且,有很多人为了钱,不顾群众的安全,制售假药。而且,制售成本低,利润大。然而,有男子竟然在厕所配制抗癌新药,直接拿到印度出售。据悉,男子连外文都不会看,买了设备和原料,直接制作。

杨东只有小学文化,平日里会做做手机生意,但后来,连外文都看不懂的他却开始仿冒起国外的抗癌药物来。他在东莞租了个别墅,买好设备和原料,靠着笔记本上简单的制药方法,就将一个假药作坊运作起来。

查获生产假药作坊
查获生产假药作坊

他们仿冒的是孟加拉国的抗肺癌药物,作坊里的环境与正规药厂有着天差地别,里面乱七八糟地摆满了原材料和机器,四处都是灰尘。据杨东交代,平日里他们就在厕所里调配原料,再用房间里的机器压制药片并上色,印好了外包装纸和说明书后,一盒市价上千的“抗癌药”就完成了。

“销往印度”只是借口

通过追查杨东的银行交易记录,警方找到了彭子德的前妻张微,她曾给杨东打款80万。张微是江苏宿迁人,没有稳定的工作,和彭子德离婚后的这几个月,她不仅受对方的委托给杨东打款,平日也会在微信上做买卖假药的勾当,并因此买到了一辆价值三十万元的轿车和一套一百多万元的房子

但张微的假药并不全都来源于彭子德,还有一名姓林的广东人是她重要的供货商。这个老林不止自己生产假药,还手握大量的销售渠道,其假药生意的规模远远大过张微等人,他在广东汕尾有三个窝点,分别用来生产不同的假药。

很快警方便查明了老林的窝点所在,并将一众同伙抓获。老林承认,他们采取家族式的生产销售,他负责统筹生产,他的大舅子、表弟以及姨兄弟分别负责制造假药,他的老婆则负责对外销售。

但事实上,老林的药却不止流向了国外,他还建立了国内的假药销售网络,通过张微等下家向病人出售。而那些所谓流入印度的假药,被当作真药摆在了印度药店里,再被中国代购买回了中国市场,最终被中国患者吃进了肚里。

假药也能治病?

审讯过程中,老林一直强调:自己生产的虽然是假药,但也是能救人的。警方对这些假药进行鉴定后,发现药物中确实有抗癌药的成分,但这并不代表药物具备了疗效,因为药品的生产对工艺要求同样很高。

据江苏省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介绍,这种所谓的原料药制作工艺不过关,药效会大打折扣,同时药物的副作用根本无法控制,容易给病人的身体造成严重伤害。可尽管如此,为什么老林等人的假药还是有如此稳定的市场?

记者采访发现,尽管在国家医保政策的支持下,有患者自付的药费降低了近70%,但对于部分病情严重的患者来说,他们找不到合适的药,只有不断地去尝试新的。这样的心态给了老林等犯罪分子可乘之机,患者们以为找到了希望,却想不到这些“外国新药”居然产自国内,而且假得彻底。

在这三个窝点,警方查获了五种假抗癌药共计两万多盒,靠着这个生产成本只需要三四百元,市场上的售价却可以高达六千多元的“抗癌药”,老林等人的销售收入已高达了近三千万元。

一些找老林买过假抗癌药的患者,对药物疗效褒贬不一,有人吃了以后觉得有效果,有人吃了以后会腹痛。但他们大多都不清楚,这些所谓的印度药究竟来自哪里。最终,帮助彭子德制售假药的杨东、张微、老林等人分别因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被移送起诉,警方针对彭子德仍在进一步侦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