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财 > 消费 > 正文

学生遭胁迫卖零食 多人涉嫌强迫学生交易被判刑

君子爱财,需要取之有道,通过合法的途径去获得金钱,你的人生将会更加美好的。但是现在,有一些人利用学生去赚钱,专门成立一个公司,每天都会强迫学生卖零食,学生遭胁迫卖零食,如果卖不出后果很严重。

学生被逼卖零食
学生被逼卖零食

不少学生遭胁迫卖零食,如果卖不出去就会被西瓜刀架脖子,强迫恐吓学生去卖零食,这样的人实在是太无耻了,利用学生去卖零食来赚钱。对于此事,仍然有不少学生在害怕,现在这些人渣被判刑了。

一天,在放学路上,13岁的中学生阿豪被一名穿得花里胡哨、嘴里叼着根烟的小青年给截住了。“小子,你在这儿读书?”一看对方不好惹,阿豪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那正好给我们帮个忙。走,先去公司开个会。”小青年亲热地把胳膊搭在阿豪肩膀上,使劲往下一压,差点没把阿豪压到地上。阿豪只好乖乖地跟他走了,他看到所谓公司是城中村里的一套房子,连个牌子都没有,里面有十几个学生,好像都是这一带的学生。

在两名“小弟”的簇拥下,一个“老大”模样的人清清嗓子说:“同学们,我是阿古,公司的老板,请大家来呢,是想让你们加入公司,然后发挥在学校的优势,帮我们卖零食,大家一起发财。”阿古等人也是刚步入社会,他们自行宣布成立公司,从网上低价采购一些散装的肉干、果干等食品,然后分装成小袋零食销售。

为了迅速赚钱,他们把主意打到学生身上。“你们每个人,都要卖够一定数量,如果完不成任务,就要用锤子锤手指。”阿古信手拿起锤子狠狠一敲,吓得学生们脸色一变。阿古满意地笑了笑,“当然,我们是很讲理的,你也可以自己掏钱把没卖掉的食品买下来,这也算完成任务。出去要是谁乱讲,哼哼,你懂得。”然后,有人宣读了一遍“管理制度”,安排阿豪等逐个登记学校班级姓名电话住址等,加入公司的微信群,发了一塑料袋要卖的零食,就放他们走了。

下课了,教室一下子热闹起来。阿豪犹豫了一会儿,叫住前排的女生:“你能不能从我这儿买点零食?”这一天下来,阿豪豁出脸面,零零散散地竟然也卖了二十多包零食。放学后,不出意料地,阿豪又碰上了小青年。这是公司在他们学校设的“小队长”,专管“销售任务”。他默默地交上今天的“收入”,又领了明天的“任务”。公司的任务是一个礼拜要卖二百多包,这些零食品质差,定价高,很难卖出去。为了不被断手指,阿豪只好贴钱进去,很快就贴进去七八十元钱。

这天,微信群通知大家去公司“开会”。有个小男生壮着胆子开了口:“老板,我不想卖了,现在同学们都很烦我,不愿意理我了。”阿古阴阳怪气地说:“你们也这么想吗?”他环视一番,不少学生低下了头。“那让我们想一想”,阿古操起一把西瓜刀,直接架在那个小男生的脖子上,用力一压。小男生惊恐地大叫起来。“叫什么,我用的是刀背”,阿古笑着说:“你真的不想再卖了?”“不想,不,不,我想卖”,小男生语无伦次地回答说。

阿古放下西瓜刀,又拿起一根胶棍挥舞着:“如果谁想退出去,行,交900块钱走人。要不,就和阿达过过招,赢了也可以走。”阿达是公司的监工。人高马大的他示威地挥了挥拳头,这下没人再敢说话了。

完不成任务被扇耳光

像阿豪这样被迫加入“公司”的,先后有多名未成年人,均为附近中学、技工学校的在校学生。最终司法机关核实到的被害人至少有15名。遇到不愿意卖东西的学生,公司财务阿蔡就会说:“如果换监工来,到时候就不是让你们卖这个数了,就会给你们加量。”那些学生只好把货收下了。

那些没有完成销售任务,又不愿意自己垫钱的学生,会被公司“惩罚”。有的学生被反剪双手,有的被扇耳光,有的被踢屁股,也有的学生交了900元,得以从“公司”退出。公司“开张”一个多月,这些学生被胁迫销售了食品2000多包,销售额达35700余元。

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深入推进,2018年4月13日,3名嫌疑人被抓获归案,民警从窝点查获一批食品、五本账本及电脑、包装袋等作案工具。经过鉴定,这些零食均为不合格食品。

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的黑恶势力是深圳市检察机关的重点打击对象。阿古等三名嫌疑人对多名被害人实施威胁,强迫多名在校未成年人学生帮助其销售零食,且在零食无法销售出去时强迫未成年人自行购买,已查实的销售额达数万元,情节严重。

2018年12月,坪山区检察院以涉嫌强迫交易罪,将阿古等三人送上了法庭。鉴于三人当庭认罪,法院一审以强迫交易罪判处三人有期徒刑,其中阿古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办案检察官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在深入推进,希望孩子们不要惧怕黑恶势力,勇敢地把涉黑涉恶行为告诉父母、老师和警察叔叔,寻求大人的帮助和法律的保护。对那些滋扰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黑手,司法机关一定会严惩不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