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财 > 消费 > 正文

起底美容黑作坊 购进价格低廉假药为客户注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特别是对于很多女性朋友而言,美容更是生活中不能离开的,对于自身的情况不够满意的人会选择注射美容针,或者是美白针、瘦脸针什么的,以此来达到自己美丽的目的,但是你注射的美容产品是真的吗?就在近日起底美容黑作坊中,有学员半年学成就可以位他人注射,并且注射的还是假药。

购假药为客户注射
购假药为客户注射

可以美容的产品现在市面上有不少,关于需要注射的美容产品当然大家还是会到一些美容机构去注射的,但是在朋友圈里却看到传在一个设施简陋的小房间里,有“专业美容工作室”,那么这工作室是正规的吗?

黑作坊里的假药产业链

据悉近日,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检察院办理了一起销售假医疗美容药品专案,高某等12人以涉嫌销售假药罪被提起公诉。在多年前,高某与一个微信名为“凌坤”的人在酒吧有过一面之缘,两人互加微信后再未谋面。2017年,高某在一家美容院做咨询师,某日,她翻到好友“凌坤”的微信朋友圈,发现他正在推广肉毒素等美容产品,其价格非常低廉,于是她联系了“凌坤”,主动申请成为他的下线。

2017年,高某通过非常规途径学习了半年美容,在未取得相关资质的情况下开设了一家美容工作室,说是工作室,其实老板、员工都只有她一人。高某的客源主要靠在朋友圈发广告和熟人介绍。今年4月,有客户发现高某所售产品既无批准文号也无中文标识,即向相关部门投诉。

价格低廉假药注射
价格低廉假药注射

“凌坤”本名邹某,他原是一家医美整形机构的产品营销员,他的妻子向某也在这家医美机构从事销售代理,两人知晓医美产品行业利润空间巨大。2016年开始,二人分别从微信群里找购药上线,以低价购进溶脂针、玻尿酸等无批准文号药品,再通过微信朋友圈招揽下线。从2016年至2018年4月案发,邹某两年内销售金额达40余万元。

王某宇在过去十年间频繁注射美容针剂,结识了美容机构的一些医生,2016年,他充当中间人联系顾客和医生,在医院外给顾客整形。2017年下半年,王某宇经朋友介绍成为邹某的下线。有了自己的进货渠道,王某宇只需支付开房费用和医生注射费,注射一次即可赚取两千元左右的利润。凑足4个客户,王某宇就联系美容机构的医生,而注射地点竟是酒店钟点房。

周某是一家医美公司负责人,因为价格低廉,明知邹某处的药品来源不明,周某也购进保妥适和溶解酶等产品给顾客使用。高某学习美容不足半年之后,就从仅见过一面的男子处购进了无批准文号、无中文标识的药品,为他人注射“美容”。顾客以为捡了大便宜,但是注射确实没有效果的。

长沙市食药监局认定,从上述被告人处查获的肉毒素、玻尿酸等医美产品均系假药以及不符合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从邹某处扣押的SoShow减肥产品中还检测出“西布曲明”成分。承办检察官介绍,“西布曲明”虽能治疗某些肥胖症,但因为有增加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风险,我国食药监局已于2010年宣布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

不得不提醒大家的是不要轻易相信朋友圈中盛传的美容产品,接受注射药物要知道药品的合法性还有来源是否正规的问题,特别是安全性是很重要的,以免注射到假药,对自己造成不必要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