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财 > 消费 > 正文

国内共享单车巨头残喘度日 你的ofo押金退了吗?

近段时间,ofo频繁登上热搜。媒体曾报道ofo多地人去楼空、拖欠多个供应商货款、破产重组、一个月撤出8个国家等消息。而ofo官微也成为专门“辟谣”的平台,但每次“辟谣”下的评论区却早已沦陷,挤满“那你倒是退押金”的留言。

小黄车
小黄车

多地用户称ofo押金难退,原本几小时到账现几个月仍处于“退款中”的状态。记者昨晚尝试联系ofo的电话客服,但是拨打了20多个电话不是被挂断就是提示“你要的电话忙”。

另外记者通过询问发现,朋友圈里没有退到押金的人不在少数,也有用户表示ofo的电话打不通。

而在昨天,被催退押金的ofo又出了一个新政策,要求用户想退99元押金必须同意成为网贷平台用户,网友们顿时炸了。

到了昨日晚间,ofo和PPmoney发布联合声明称,ofo与PPmoney属于正常市场合作,用户可以根据需求自行选择是否参与活动,不存在“ofo部分押金用户转成P2P类投资”的说法。

对于ofo的这一动作,有行业人士认为,这是ofo在为PPmoney导流,把自己的用户卖给了PPmoney,自己则免去了兑付押金的责任。媒体报道称,这次合作刚刚上线就遭到到了不少非议,在综合考虑出借人提供的建议与反馈之后,PPmoney最终下线了该合作渠道。

“退押金难难于上青天”

随着有关ofo的不利传闻频繁被曝,用户退押金难的情况也越来越集中。在添加“ofo退押金群”后,记者发现,两天前100人都不到的退押金群,最近人数突增超300。

记者通过多方渠道了解到,ofo用户在退押金时,这几种情况是经常碰到的:1、App内找不到任何退押金的入口,只能通过联系人工客服,才有可能拿回押金。申请退款已超过规定日期,但是押金迟迟没有退还。在许多有关ofo的微博下,有用户评论称自己已经申请退款超过了15天,但是官方一直没有退款。甚至有用户反映,距离提交申请已经快过去2个月了,但是押金一直未到账。

2、通过电话联系人工客服,不是无法接通就是无法退款。许多用户尝试通过电话联系到ofo客服,但是很少能成功接通,会出现电话忙、自动挂断、等待铃声过长等情况。

对于用户来说,上百个电话,数小时的等待,已经是常态。尽管这样,能成功接入人工服务的概率仍然很小。另外,ofo人工客服号码(4000507507)是按市话收费,所以一接通,就会扣除通信费用。就算是接通了人工服务,对方也以“退款天数未到15个工作日”等为由,拒绝退款。

3、App内联系人工难,排队人数一度超10000人。除了客服电话,通过App联系人工客服也变得格外艰难,排队咨询人数非常多,甚至有排队人数超过10000的情况出现;有的用户前面只有50人排队,但是人数一直没有减少,过了一个小时才接入。

4、押金直接被变成余额、PPmoney,没有退款入口。最近还有部分用户反映,自己没退掉的押金被变成了充值余额,同时可以享受免押骑行。但是在App内,没有任何关于余额的退款入口。除了押金被转入余额,文章开头提到的押金秒变P2P投资,也令用户们惶恐不安。

针对多地用户对押金问题的反映,ofo官方回应称,退押金一切正常,退押金流程在0-15个工作日,用户可以自行在app里申请退押金。由于近期更新办公地址,ofo部分服务器需要进行短时迁移,致使退押金周期被暂时性延长,待相关工作陆续完成后,退押金周期将会恢复正常。

ofo是生是死?

在最近的一次公司全员大会上,“我错了”,ofo创始人戴威低下了头。这位27岁的少年,背后站的是曾经风光一时的共享单车独角兽企业。

曾经以“小黄鸭”的形象在全球范围内成为中国新符号的ofo正节节败退。2018年10月,ofo正式退出日本市场。6月开始,ofo已先后从澳大利亚、德国、韩国、西班牙、以色列和美国部分城市退出。

据报道,2018年初,ofo的负债表显示,彼时ofo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其中,用户押金为36.50亿元,供应链为10.20亿元。2018年5月,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由于ofo拖欠6815.11万元的货款,将其起诉。ofo小黄车方面对此表示不予置评。

一名知情人士曾向记者提供ofo财务数据,截至5月中旬,ofo对供应商欠款12亿元左右,城市运维欠款近3亿元,合计欠款15亿元,押金余额35亿元左右。账面可动用现金不足5亿元。随后遭到ofo方面否认。

近期,ofo总部因为租约到期搬离原办公区域的事情也一度引来破产传闻。一直到了11月14日,戴威现身ofo办公室。“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但戴威也亲口承认,ofo目前资金情况正在好转,但依然很困难,包括退押金问题,也是没有问题,只是有困难。

而加在今年10月,在职场软件“脉脉”中,有ofo小黄车员工爆料称,“小黄车总部开始裁员,比例或将超过50%。”而这一举措被解读为,ofo即将被收购,裁员是接盘方为了降低补贴成本。

戴威曾经在动员大会上表态,ofo一定会保持独立,同时强调如果有不愿意战斗到最后的员工可以马上离开公司。国内共享单车巨头也在残喘度日。2017年8月,报道称,目前仅50家共享单车企业,没有一家实现盈利。早在2017年底,摩拜资金链告急的消息就引起大众注意。

摩拜找到了自己的救命稻草。2018年4月,美团以27亿美元作价收购摩拜,包括65%现金和35%美团股票,此外美团承担摩拜债务(5-10亿美元之间)。

但摩拜进入美团布局之后,反倒被媒体评为美团的“拖油瓶”。摩拜的不断亏损已成事实,美团在招股书中也承认,截至4月30日之时,在收购的这20多天的时间里,摩拜毛损为人民币4.07亿元,大概平均每天亏损超过1500万元。摩拜影响了公司的整体盈利状况。

而ofo的救命稻草还在赶来的路上。有媒体报道,今年2月,ofo曾以共享单车作为抵押物,先后两次换取阿里共计17.66亿元融资。另据《猎云网》在10月底的报道,彼时,对ofo买入意向强烈的是滴滴、阿里、哈啰三家,都分别有收购传闻。但传闻只是传闻,ofo依旧未能等来自己的白衣骑士。

行业通病

需要注意的是,ofo小黄车拖欠供应商的行为早已不是个例,已经进化为行业通病。公开数据显示,已经倒闭的酷骑单车拖欠供应商2亿元、小鸣单车欠款5540万元、起死回生的小蓝单车拖欠2亿元……。

资金链危机、运营问题、城市政策等诸多因素,导致共享单车举步维艰。烧钱模式抢占市场的方式,分散了企业后期维护的精力。“共享单车的寿命最多就是三年时间,而且运维成本太大了,维修老车和重新做一台差不多。”一位共享单车从业人士如此说道。

2016年下半年后,共享单车就陆陆续续开始“死亡”。而其中最让人意外的就是悟空单车。2017年1月7日,在重庆首发,在当年6月13日就发布声明,停止对外运营。从上线到死亡,还不满半年。而众所皆知,重庆是山城,单车很难有用武之地。

连最基本市场现实都不考虑,可见商家之浮躁。接着,2017年下半年开始,全国不断涌现“共享单车坟场”,越来越多的僵尸车散落在城市街头。数据显示,在2018年年底,武汉市江夏区郊外一荒地上堆集了约3万辆共享单车,野生植物在单车间肆意生长,大批车辆已经被杂草覆盖。

受共享单车热度不再和运营企业纷纷退出等影响,上半年我国自行车产量明显下滑。根据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数据,2018年前6个月,我国自行车制造业主要产品中,两轮脚踏自行车累计完成产量1941.5万辆,累计同比下降32.1%。

数据显示,相关产业链上市公司业绩均明显下降,共享单车订单急剧下降是主要原因。需要注意的是,拖欠供应商尾款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共享单车企业还会拖欠用户押金,企业倒闭,用户无法退回押金已成常态。

共享单车的押金问题一开始就备受行业关注。早期共享单车像用户收取押金,具有明显的杠杆效应,变相具备了融资功能,短期内给共享单车企业汇集了大量资金,但是,一旦平台经营不善,这些资金也将成为平台最重的负担。

在已经难以为继甚至倒闭的平台中,将用户押金视为自有资金,挪作他用不是个别问题,而是行业共性问题。这些企业在退场之后留下一地鸡毛,用户的押金问题无人能解。

去年中消协在12月20日发布的建议中指出,悟空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共享单车企业因资金链断裂等原因相继停止经营,未退还所收押金、预付费逾10亿元,涉及消费者数百万人。

随着共享单车的押金问题日益突出,开始引起了社会的广泛讨论。在今年央视的315晚会上,共享单车押金难退问题被曝光。在政策层面,去年出台的《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规定,即使在企业退出运营前,也要向社会公示,退还承租人押金,回收所有投放车辆。

今年7月,摩拜宣布在全国范围内无门槛免押,摩拜所有用户都可享受到该服务,已缴纳押金的老用户可随时申请退款。哈啰单车也在今年3月宣布开启芝麻信用免押金骑行,对信用好的用户(芝麻分650分及以上)不再收任何押金,通过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解锁并免押金骑行。可以预见的是,共享单车行业即将完成洗牌期,进入规范期。